零点看书 > 游戏竞技 > 炎黄神眷 > 第二十九章:最后的抢头机会(晚上还有更,爱你们的咸鱼!)

第二十九章:最后的抢头机会(晚上还有更,爱你们的咸鱼!)(1 / 2)

人,如果不老不死、永远年轻,那么会怎么样?

如果注定只能吸食人血,再也无法见到阳光,看世间一切都是黑白颜色的,甚至如果被转化时是青少年时期,就将永远都无法成长为成人,又会怎么样?

很抱歉,恐怕这样的长生并不会怎么幸福,令吸血鬼最痛苦的诅咒就在于他们身为长生种却拥有着一颗属于人类的心,而人心却永远会渴求那些自己得不到之物:并且越得不到,就越是渴求。

许多血族,在这种束缚与压迫的黑暗长生当中扭曲变态了,他们畏惧死亡却又有着极为强烈的自毁倾向,很多猎魔人无法理解血族的病态美学,其实把他们当成精神病患者就变得容易理解多了。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名长发的吸血鬼单手执握着月刃弯刀狂笑着向黑发黑瞳的少年扑杀上来,其实石毅已经二十出头了,严格意义上讲已经不算是少年了,但在一些人的世间观里,只要脸长得够嫩,那就永远都是少年。

呼呼呼呼呼,那柄月刃弯刀不时被抛甩出来,旋风一般急舞着,长发吸血鬼的身形诡秘变幻,不时多角度闪烁斜切,陡然东西,很明显走的是血族经典的轻灵诡秘武技风格。

然而石毅的身边带着两条狗,这两个家伙全部都是靠鼻子混饭吃的,长发吸血鬼的真身闪到哪里,狗头便精准无比的望向哪里,能欺骗过眼睛的诡秘高速,却并不足以欺骗战犬的惊人嗅觉。

突突突突突。

石毅的战斗反应是何等之快,迅速便注意到这一点,狗头望向哪里,手中的重火力突击步枪就指向哪里,结果那金红色的枪焰之下,前一刻还狂笑着扑上来的吸血鬼下一刻又被逼退回去了,若是不退,就要硬扛那疾射而至的大威力枪弹。

“喂,我们两个单挑,不带狗行吗?”几个闪退退到一处射击死角,那名长发吸血鬼有些气急败坏的言道。

“哈,哪有狩猎不让带猎犬的?你一个吸血鬼战士,非得跟人家驯兽师单挑?脑子有病。”一边持枪前行,石毅一边咬开一颗手雷勾环,甩手将之扔了过去。

轰。

剧烈的焰光与扩散的弹片当中,疾飞出数只双翼挥打的蝙蝠,再下一刻数只蝙蝠下落,各自化为一名长发吸血鬼,俱是持着月刃弯刀以一种疾速向石毅再次扑冲。

低阶职业者能拿得出手的技能,往往也就一两门了,剩下的大部分技能都是要用于加成自身的,此时此刻一是蝠化、二是分身,这个家伙为杀掉石毅,已经不惜消耗,把压箱底的本事全都施展出来了。

但也真是足够有效果,土旺和鬼王一个狗头朝左一个狗头朝右,这些分身居然似乎都不是幻觉,而是实体,既然是实体,那么气味自然就都是真实统一的。

(不用保护我,上。)

石毅心念一动,一声令下,两头战犬便扑咬攻击向自己选定的目标,而石毅则全身放松,闭上了双眼,为保必中,他甚至还消耗了一点自由属性加在精神属性上,人为将自身精神状态调整至巅峰超状态。

这一刻,以自身的身躯脚下为中心,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白的颜色,唯有一轮厚重金色的巨大八卦图,在缓缓的旋转、变幻、统御掌控着整个自我世界。

(太帅了!太帅了!太帅了!!我要砍下他的头,抱在怀里好好怜爱。啊啊啊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注视着那个单手提着枪,平静紧闭着双眼的俊逸少年,吸血鬼罗摩整个人、哦,是整个鬼已经亢奋得就快要高潮了,它完全无视于心底深处的疯狂警告、无视于那个少年不断掐算的左手,整个人人与刀合,化为一道炽烈无比的豪迈刀光斜斩而去,这一刀,堪称亢奋到极致的吸血鬼,最巅峰之作。

然而却在下一刻时便被人干干净净,痛痛快快得给破掉了。虽然闭着眼睛,但却好像看得比谁都清楚明确般,石毅自然而然的低伏下身,下一刻其身形前突,双手持枪逆向猛撞。

整个过程中石毅的动作并不是特别的快,甚至并没有达到他自身力速的极值,但整个过程就好像是已经设定好的一样,吸血鬼罗摩以一种惊人的快速配合着石毅完成一整套打击连招……但它却是被打击的那一个。

砰,刀光于石毅的上身划落过去,石毅迅速起身扬起的枪托正砸在罗摩的下巴上,只此一击就已然将对手的整个身躯打得逆向飞起,然而石毅还嫌不够,分身而旋踢,将自身身躯前扑的力量与惯性,完全汇入飞踹冲撞当中。砰砰,咔嚓咔嚓,伴随着一阵的骨骼碎裂之声,吸血鬼罗摩的真身倒射而回。

并且伴随着主体受到了重创打击,它分出去的那几个血之分身,也一瞬间崩溃了,轰得一声,身躯倒撞在身后远处的船舱墙壁上面,瞬间受到这样的重伤害,哪怕是以吸血鬼的奇异独特体质,这个家伙一时间也再爬不起来了。

“呼。都说变态翻三翻,黑化强十倍,你这变态了也不过这种程度而已,底子未免也太差了吧?”言说着,石毅漫步上前单手举起突击步枪,指着对手头颅就扣动了扳击。

正所谓百年修道,不如一念入魔。

这句话本身其实是没有错的,但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魔比道强,而是指两种道路的修炼特征的不同。

道是积蓄积累,魔是激发透支,但入魔也不是想入就能入的,没有前面的百年修道,你哪有资格一念入魔?入个妹啊,没有百年的积蓄积累,又哪有激发透支的余地?

正道修行,以自身前十几几十年的平庸换取几十年后的畅通无阻,邪则以日行千里不断精进向前,前者承载的压力一旦悟通后,则再无天障,后者,每一日均可能面对难以逾越的鸿沟。

当然,客观事实是,相当一部分……或者说绝大一部分走正道的人,受限于自身天资际遇的壁垒,终身都无法悟通,无法畅通无阻越练越快,这也便是行于正道的凶险之处。但即便悟不通,你之前笨功夫积累下来的东西毕竟是你的,而若是走入邪道,可能就越陷越深,再也退不回来了。

石毅扣动扳击要开枪打死自己眼前这个变态,然而一片燃烧的血幕陡然罩下,石毅开枪打过去的子弹火舌就像被瞬间吞没掉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而直到这一刻,石毅才神情渐渐凝重起来,不负之前战斗时的那般胸有成竹。

因为他面前的船舱高处,站着一名银白色长发,精致如瓷器娃娃一般的女人:骨女·维娜丝。

此时此刻,这个女人的状态也并不是很好,她的右半边身躯都已经被轰碎了,左边的头颅被向内轰砸得凹陷下去一大块,就好像美丽的瓷器破碎、裂纹密布,恐怖的同时却又有一种极为妖异的奇诡美感。

面对这个女人时,对方明明已经是身负重伤的状态,但石毅却第一次感受到自身生命受到了莫大威胁,就好像,上辈子看到导弹向自己这边方向疾飞而落的那一刻一样。

从维娜丝破碎的身躯当中,延伸出几条像蜘蛛腿一样骨质与血质辅肢,它们支撑着维娜丝的身躯,不过在以威势完全压制住石毅之后,骨女·维娜丝注视石毅一眼,并没有向他出手,而是迅速以辅肢爬下来抓起吸血鬼罗摩,接着带着那个还不断吼叫的罗摩,扑通一声从旁边甲板处跳入海中了。

直到那位恐怖的女吸血鬼离开许久,石毅才慢慢得将自己从那种精神压制当中摆脱出来,他侧头望了一眼,只见大长老石昊依然只是站在另一艘船的甲板上,毫无反应,对于骨女·维娜丝的逃走,他也没有任何意向表现。

石毅将所收集到的讯息全部都记在心里,然后他握着枪一咬牙又一次加入前线战场,只要加入了战斗,石毅这种人一向没有路途退场的习惯,再苦再难再累,也要打完全场。

“如果不是大长老您在这里的话,石毅恐怕就死在那了。”在另一艘船上,石青青、石青月、石敢、石明轩陪伴大长老,注视着另一艘船上的争战、杀戮。

石明轩疯了不提,石青青与石青月都是见过世面的,虽然也紧张,但他们绷得住,而石敢平民小户家出身,呆在大长老的身旁,他就觉得紧张,觉得血液在血管里高速流淌,脑门上的青筋血管突突得直跳。

因此,想要引起大长老的注意,他有些没话找话言说。

五人当中,唯有石毅再一次投入战斗当中,因此,石敢此时说话多多少少有些踩贬石毅的意思,他之前其实与石毅的关系相处的很好,此时此刻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或者,可能是因为平民小户家的孩子,完全没有参与政治斗争的经验,他把石青青、石青月想说却不敢说,不能说的话全都给说了,但本身并没有收获任何好处。之后,石毅返回后,他反而还可能会竖敌。

“家族的战士在前面浴血作战,我们这些人不出手也就罢了,但最好不要在后面评头论足、指手画脚。”

最新小说: 三国大驯兽师 圣医下山全文免费阅读 透视小仙医 狂龙在都陆枫 战神王婿全文免费阅读 正派都不喜欢我 战神王婿 威震九州全文免费阅读 我有一盏不省油的灯 战神王婿陈苍生